男人和女人不一样

时间: 2018-05-30    来源:美文欣赏 作者:忆往昔

文/苍梧夫人

男人和女人不一样

小陈和小江算是少夫少妻。

十六七岁本该是念高中的年纪,两人却不顾家人的反对,背井离乡,辍学去打工。所以我在这里不免感慨,早恋不好。

几年来,尚且年轻气盛、爱情至上的他们顶住了生活压力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,倒还算相敬如宾,甜甜蜜蜜。

小陈在帮批发市场干事,主要负责送货,用那辆面相破旧却勉强能用的小三轮,他通常是早出晚归。小江是个女人,就算有志气为丈夫分担压力,奈何没文凭,也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。她之前卖过菜,当过服务员,也被老板骂过,辞退过,本就觉得自己累的小江索性不出去工作,在家当起了小主妇。小陈对此表示默许,他的确是想让小娇妻找点工作做打发时间,毕竟自己整天不在家,怕她寂寞,同时也能分担点压力。可看到娇妻日益清瘦的脸庞和早已不复念书时那种饱含神采的双眸,小陈心疼她,于是最终什么也没说,只是多担了份兼职。

一日,一大早,小陈和往常一样,窸窸窣窣地起床洗漱,然后将米淘好倒进锅里,开小火熬着粥。待做好一切,他回到小卧室,轻脚挪到小江身侧,俯身吻了吻她的右颊,“我出去了。”

这时小江正睡得迷迷糊糊,隐约听到小陈在说话,也不管他说的什么,就翻了个身,含糊地嗯了一声,然后又睡死过去。

外面还是蒙蒙亮的天色,小陈裹上工作服,便搓着冰冷的手埋头往屋外走去。没有声控灯,狭窄的过道和梯子显得尤为暗黑,小陈拉低帽子,凭着感觉开步走出小楼。到了楼下,他伸手往兜里一掏,拿钥匙开了小三轮上的锁链,而后揣好钥匙,撩起笨重的工作服,骑上三轮。他扭头朝二楼暗色的窗户望了一眼,唇角弯了弯,便回过头,朝着街区前进。

天色大亮,小江才慢悠悠地起床。她抻腰打了个哈欠,才挪着步子去洗漱。之后,小江百无聊赖地裹起一件披肩,点着步子往窗户边移,冷不防地从右侧刮进来一阵腥寒的风,冷得她打了个哆嗦,于是她弯腰在柜子角落挖出一些废旧报纸以及塑料袋,含混一起堵上了窗户上的破洞。做好一切,她就去小厨房关了火,拿勺子搅了搅那一锅稀粥,然后伸手拿碗,盛了满满一碗粥,及唇吹了吹。才勉强吃了几口,小江觉得索然无味,就又放下了,瘪了瘪嘴,她又开始怀念起从前的日子了,衣食无忧的学生时代,还有对自己百依百顺的父母,和她一起学习和玩耍的同学。而如今,到底为了什么来到这里活受罪?为了爱情?对!为了所谓的爱情,抛弃了原本就拥有的很多东西。

小江每每想到这里,并非后悔,只是觉得迷茫,她无法想象自己要将这种日子过一辈子的情景,这一刻,她无比想念老家的父母,弟弟,还有同学朋友。她想要回家,她不想再在这个沿海的小乡镇耗光自己的一生,她才二十岁出头,她还有美好的未来。可当她转念想到小陈清俊的脸庞,又觉得心头刺痛。

小陈和自己一样,放弃了很多,在对爱情的付出上,他比她只多不少,这一点,小江十分清楚。不忍辜负小陈,又不忍委屈自己,同样都是不忍心,难受程度却大不相同。

心底有了想法后,小江再也无法保持心情的平静。事情往坏的方向发展总是要比往好的方面发展快得多,于是想要回家的欲念开始在她心里疯长。整整一天,她都在做思想斗争,浑然不觉已经天黑。

等小江回过神才发觉自己错过午饭跟晚饭,小陈也还没有回来。也许他路上有什么事耽搁了吧,她如是想。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时针整整走出一个直角,都还不见小陈回来,小江这才按耐不住担忧,开始着急起来。找出厚衣服穿好,她先去了楼下。

已是夜晚,冬日里,大家睡得极早,万籁俱静之下,小江的敲门声尤为突兀。

“谁呀!这么晚了,还敲门!”敲门声持续不断,屋内终于响起骂骂咧咧的回应。

“是我,大姐!”小江吸了吸鼻子,有些哭腔了,“我能借用一下你的电话吗?”

“这么晚了,有什么事吗?”话音一落,就响起拖鞋蹭地的声音,不一会,橙亮的灯光便从门缝钻出来。

“这么晚了,他还没回来,我想要打个电话问问他们主管。”

哗地一声,大门向里打开,一个下面穿着秋裤的矮胖中年妇女裹着厚厚的大衣撞入小江视线。妇女虽然有点不情愿,可又不忍拂了小江的面子,毕竟楼上楼下的,就怕面上抹不开。

“快点啊。”妇女堆起一脸假笑,轻轻跺了跺脚将小江让了进去。

小江无暇他顾,只是拿起电话,拨通了电话。等了好久,换来的是对方的挂断。她又坚持不懈地拨回去,这次直接挂断。

小江握着电话的手开始抖起来,妇女也发现不对劲了,便问道,“怎么了?不会是你家小陈出事了吧?”

小江忍住泪,点点头后又摇了摇头。

妇女被她的反应整得有些心慌,“要不你再打一个,莫着急!”

于是小江又打了回去,这次对方接了,“你谁呀!这么晚了还打电话!”

“不好意思,我是陈斌的妻子。”

对方显然有些意想不到,于是沉寂几秒后开腔,“有什么事吗?”语气柔和了不少。

“他到现在都还没回来,是在加班吗?”

“加班?没有啊,今天下午是例假,他应该早就回家了吧?”

听到这里,小江忍不住了,呜咽道,“他还没回来。他还没回来。”

“诶,你别哭呀。兴许他见什么朋友去了,你认识他的朋友吧?打去问问不就知道了?”

“没有。”小江抖着手,又道,“他从来都不会这么晚还不回家。”

对方似乎被小江的情绪感染了,“你别急,要不,我现在打电话问问其他人,看看有没有谁下午留意到他。”

“谢谢、谢谢主管!”

“没事。你先挂断吧,你等一下,我问了之后就打回来。”

“好。”小江答。

放下电话后,妇女便上前安慰道,“你们家那位看起来老实巴交的,不像是会乱来的人,你别慌!咱们一起等。”

小江伸手捂脸呜呜咽咽哭个不停,她倒是希望他乱来。他去外面找女人,至少证明他好好的。这老实惯了的人夜不归宿,就怕是生命安全遭到威胁了。

约莫半个小时过去了,电话声响起,“喂?”

“我在我在!”接起电话,小江迫不及待道。

“刚刚问了,听他们一起做工的人说,中午吃饭的时候,小陈还在说过几天就是你生日,下午要去给你买礼物。”听着小陈的主管这么说,小江握着电话的手一紧,眼泪花就这么无声地落下,一朵一朵砸在茶几上,她忽然觉得自己就是小陈的累赘,什么都不能为他做,还让他身心疲惫。

可就算她这样,他也什么都不说,只是默默承受着。

蒲苇柔且嬗,磐石无转移。

断开电话,小江慢慢收声,抬手擦了擦脸,“谢谢大姐。”道完谢,她快步向屋外走,决定去找小陈。

“现在这么晚,要不明天再去找吧。或许待会他就回来了呢!”妇女安慰她。

“我一定要去找他。”小江决心很大。

于是寒暄几句之后,妇女不再坚持,也就由着小江了。

门关。小江便朝着过道尽头走去。

快到大门口时,一个身影挡住了视线,虽然模模糊糊,但是小江异常肯定,那就是小陈。她红着鼻头,吸了吸气,飞奔一般伸手搂住他脖子,撞进来人怀里。

小陈猝不及防被抱死,便放下手上的袋子和鲜花,“怎么了?”他问她。

“老公,我以后再也不要这要那,再也不和你置气,也再不要总是呆在家里无所事事了!我要学会赚钱,再也不要让你一个人承受这辛苦劳累。”

小陈闻言笑了,他伸手搂紧小江,“傻女人。我是男人,你是女人,不一样的。”顿了顿,他又道,“若是这些都你做了,那还要我干什么?”

小江呜咽着,“同样背井离乡,我却整日悠闲,你却总是比我还累。这岂不是我过得比你还好吗?”那还算什么同甘共苦。

小陈低头在她头上轻轻一吻,“本来我就不能比你过得还好。你说夫妻俩,要是男人比女人还过得幸福,那还算是男人吗?所以你一定要比我过得好。”小陈眸子黯了黯,他不能给她锦衣玉食的生活,那么至少要保证她吃的苦比他少。

忽地,小江咬牙一怒,“对了!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,让我担心了好久!”

小陈咬唇,斟酌着措辞,“本来想要给你买礼物,结果路上小三轮不小心被撞了。”

“怎么回事,严不严重?你没受伤吧!”果然她急了,连忙松开手,朝他周身一丝不苟地打量,就怕错过一个小伤口。

“没事的。我把车拿去修了,怕你担心,就没敢打电话,结果一耽搁就天黑了。你别担心,怪我思虑不周全。”

小陈安慰的话落在小江的心头却觉得很不是滋味,他就这样总是事事以她为先,什么都要考虑她的感受,而自己却还想着怎么向他开口回老家。男人和女人果然不一样,自己和小陈差别太大了。

“走吧,我们回家再说。”小江牵起小陈的手,往楼上走。

小陈伸另一只手提起袋子和鲜花,“好。”

“老公,我不会离开你。”小江轻声说着。

小陈什么也没说,只是回握住小江的手紧了紧,然后嘴边勾起一抹淡淡的笑。

(完)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