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的时间的爱——林夕

时间: 2018-05-30    来源:美文欣赏 作者:忆往昔

阳光渐渐慵懒,散成几团,像拆开的毛线团,温吞地拆开几条毛绒绒的线。云儿细沙般流过,鱼儿一样,那是漂流的时光,携带着阳光的金子潜逃。

静静看着,不知从哪里刮起了风,迎面吹来,好像书说话的声音。

静静吹来,流浪的回忆,寻找着,努力寻找可以安置的家。

风翻开了几页,我的作业本,像在寻找着什么。少女感十足的签字笔,正在填充算术题目下的空白——不等式、一次函数、二次函数、三角函数。周围的同学十分认真,毕竟都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。

数学老师姓陈,他讲课起来没有应试教育式的隔阂,很年轻,是同学们心中的好老师。

可能做的题量有点多,我开始发呆,仿佛被施了魔法。

我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在王见的脸上,像在注视着一尊雕像。想起来昨天和他在新华书店二楼一起看书,当时他在看一本类似古诗解析的书。

阳光淡淡地斜切下来,蓬松的刘海染成了金色,高瘦的身影曲折地投射在地面与书架之处,我像一个与他失散多年的亲人一般,树木一样静止着,死死地盯着他看,眼神中充满了想接近他的冲动。

当我回过神来正准备逃离时,他注意到了我。与此同时,那双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双眼也转向了我,像聚光灯似的耀眼,让我觉得有点羞耻。

“诶,你也来这儿看书?”

他低沉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,我停下了脚步。

此时此刻,我分明地听到来自内心深处的跳动,是荷尔蒙的声音:我去,不会看到我在看他了吧,要是看到就玩完了。太羞耻了,如果看到我在看他,他接下来会干什么呢,我怎么知道,不,我想知道,不,这太羞耻了,啊啊,没看到!没看到!我这是在害怕呢?还是在期待着什么呢?说实话我也分不清了。

“嗯嗯”,我十分敷衍地回答着。

我试探性地走近他,看见那一页——

落日斜,秋风冷。今夜故人来不来,教人立尽梧桐影。

满斟绿醑留君住。莫匆匆归去。三分春色二分愁,更一分风雨。

花开花谢、都来几许。且高歌休诉。不知来岁牡丹时,再相逢何处。

五月五日午,赠我一枝艾。 故人不可见,新知万里外。

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

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

还有李白的之广陵宿常二南郭幽居,

“要不一起看吧。”

“嗯嗯”,我又非常敷衍地回答着,便去找了本书看。

我俩并排坐在了冰凉的地板上,倚靠着书架,谈论了好多好多,听着他的发言,我也是频频回应,虽然都有些语无伦次,但都互相倾诉着双方都深有同感和感触的事情,找的话题也很雷同。

双方都感受到,自己和他是不一样的,又是一样的,带着这个,我们聊了很多,很多很多。

这也是自己第一次体会到有和自己这么像的人,观点也罢,性格也罢,可以被他人认同和赞赏,心里是说不出的美妙。

阳光开始变得柔软暗淡,依旧滞留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,空调开始吸走被阳光捂热的书皮。他和我都喜欢阅读,对我们初中生来说,在这个游戏横生的年代,找个陪你一起看书的是多么不容易。

我又瞥见他书上的那一页——

清瑟怨遥夜,绕弦风雨哀。孤灯闻楚角,残月下章台。

北场芸藿罢,东皋刈黍归。相逢秋月满,更值夜萤飞。

还有李白的《送友人》

瞥见了之后……

下课铃响了,陈老师继续讲了几分钟然后匆忙地闪了,由于课堂上大量的信息和昨晚的熬夜,下课时间早就没有玩这件事,大多数只有上个厕所,趴在课桌上睡觉罢了。

正在闭目养神的我突然听见教室右方靠窗有桌子和凳子的摇动声,接着是参差不齐的男女混合笑声,一阵阵地,一阵阵地传过来。

我好奇地向那方向看去,他好像刚才在看我,是我的错觉么,应该是吧。下课时的短暂休息时间,我会不停环顾教室里发生的一切,然后最终把目光落在一个人的身上。我想,就是他。

我总把有温度的目光在人群中徘徊穿越,然后偷偷落在他脸上,感受他的微笑、泪水,偷偷地注视着。

我看向他,觉得他在和周围同学聊天的时候,时而兴奋地将视线转向我,时而和对方嬉闹或者倾听对方的发言,时而又转向看我,但是速度很快,让你察觉不到。现在他正在摘眼镜,可能比较困吧,昨天晚上他是几点睡的呢,应该很累,好像知道。

在我看来,他是与其他同学不同的同学。因为,我们觉得彼此之间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,我们的命运十字路口般交叉、融合。

我对那个男生很感兴趣。确切来说,应该只对他感兴趣。

可以的话,我想在纷躁的远处多看他几眼,哪怕几眼,我想了解这个人,了解他的全部,哪怕暴露我的伪装。

上课了,教室里,静思。

老师喷着口水,不对,讲着课,聆听,这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折磨。无意间走着神,看向他,忽然和他的视线连成了一条线。

眼前一片漆黑,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,不得了的,非常的,不可思议。

接着是——

空白

一片空白

接着空白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