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圣之路

时间: 2018-06-07    来源:美文欣赏 作者:忆往昔

朝圣之路

西藏,一个埋葬故事的地方。路过的人啊,不要忧郁,因为你已情不自禁归依于它,而它诉说的,说不定就是你的往生。你看的风景,说不定就是你过路的浮生。有爱的人,在这里安逸,无爱的人,在这里重生。它,是西藏。一见钟情于它的深沉,目光一触及到,便让人放弃了所有的言语。你只能沉默的远眺,却一眼望不穿那神圣,生怕多说一句,便成了对它的叨扰;生怕少看一眼,便错过它的一幕风景。

青藏铁路,那一条巨龙叫啸着盘踞至远方,送走背起行囊的游子,留下乡人的牵挂,送走迟暮的忧郁,留下繁荣的种子。勤劳的牧民啊,也开始了未知的旅行,从西藏去往世界的其他地方,告知中国以及世界,那个神秘的西藏一路虔诚,一路皈依,踏破千双铁鞋,只为寻觅梦里,那人们称作“布达拉宫”的城池,只为途中和它恰好相遇。它静坐红山、巍峨挺立,生来就容人仰视。几百年里,沉默的倾听着每一个旅人的故事。

漫不经心便斗破苍穹、穿云入天的,是西藏定日县那巍然不动的珠穆朗玛,它安静的昂首天外,肩负着世界之屋脊,将秘密埋藏在那陈年的落雪。怕是只有云才能听到它的倾诉,它不紧不慢、娓娓道来,“板块碰撞、地壳挤压、海水退化、山脉抬升,从汪洋大海到巍峨高山。”倒也不辜负“珠穆朗玛”这神圣的称号。踏上西藏,便听说,那是一个美丽的故事。故事里的英俊青年叫念青唐古拉山、温婉少女名纳木错,他们初遇便相识,初言便相知,后来便相恋。纳木错湖朝阳倒影美丽委婉,念青唐古拉山巍然不动默默相守;穿越千年的相随,纳木错湖眉眼清秀、清澈依然,念青唐古拉山仍然挺立、眸眼相投。终也不辜负一场忠贞的守候

一入大昭寺的圣地,便甘心做了它的信徒,那深沉的钟鼓是声声的召唤,三步一叩成了唯一表达对它忠诚的方式。虔诚的信徒们啊毫无怨言,一路风波也不能阻止他们接受这一场朝拜的洗礼,只愿途中大雨滂沱能洗去千般困惑。那是对人生最佳的致敬。那一念佛珠,那一本佛书,那一转经轮,不为争今生,只为修来世。

雅鲁藏布江水流淌过传世的峡谷,古格遗址揭开王朝神秘的历史,巴松错湖水倒映朝阳晚霞,冈仁波齐的山脚下皈依了多少离人的魂魄,扎什伦布寺的辉煌错落了几代的兴衰。这里的人们沿唱着古老的传说,续写出神山圣湖的广阔静谧。总有那么一缕纯白,安逸了整个西藏,洁白的哈达是无声的祝福,不说什么只挽于你项,一望你周身平安,二祈你一生顺利。哈达也为逝者哀悼祈福,一树的绸白在风中摇曳,远送逝者的灵魂,望他早度轮回。

落尘的族幢上挂满了经幡,五色的丝绸摇曳在高原的风中,红幡如火兴旺,黄幡比自现莲,青幡长寿绵延,白幡纯洁友善,绿幡阴柔平和,蓝幡勇敢机智。五色的风马旗于苍穹中飘摇,美寓与天相连与地承接。简朴的毛毡帐篷前,是阿妈佝偻的身影,白发苍苍、满目苍凉,她的眸光一直落到远方,平静而又安详,只有风吹乱了她的头发。那满是褶皱的手里是不停歇的转经筒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一转游子平安归来,二转逝者转世轮回。虔诚的信徒离了世也不愿放弃信仰,最终他们将自己的身体还给神。天葬师们焚香供神,按骨、肉分离的顺序,将逝者的身体安于天葬场。哨声一响,成群的鹫鹰吞食了那些骨肉,最后神圣的群鸟飞往苍穹,以此告慰逝者亡灵。

岁月是一场珍贵的旅行,若是你有幸能途经西藏,那身着毛毡藏袍、热情如火的藏族同胞一定会拉你进碉房,敬上大碗的青稞酒,再配上纯正高原牛肉干和醇香的酥油。不要辜负他们的好意,那是些质朴而

又善良的人们,他们团结友爱、勤劳勇敢,多少年来默默的守护在这片净土。他们是安逸虔诚的信徒,远离世间喧嚣,远离虚无繁华,只是选择认真的生活。

若是做客西藏,那别样的风土人情定会让你心境安逸。藏族同胞在迎接客人时,先是奉上一条哈达,然后用无名手指蘸了酒弹三次,再从五谷斗里抓一点青稞,向空中抛洒三次,既为了给客人接风洗尘,也是为了表示对客人的格外欢迎。在主人给客人敬酒时,客人须先用手蘸一点弹向空中,连续三次,一为祭天二为拜地三为尊祖。接而轻含一口,主人再及时添满,连喝三口,至第四口便要一饮而尽,以表示对主人的尊敬和友善。

藏历新年是藏族民众喜爱的节日,除夕晚上煮“观颠”,初一燃供灯祭神灵,共饮酥油茶,接而向长辈敬青稞酒,互赠哈达以表新年祝福。赛马会时节,赛马场上男士尽显身手,女士不让须眉,骏马长嘶、鞭起鞭落,传达出一种别样的浓郁风情。除此之外,再有浴佛节祭神拜佛,雪顿节奶香四溢,沐浴节洗却尘埃,降神节朝佛诵经,望果节祈望丰收,燃灯节寺宇晚照,驱鬼节辟邪消灾。每一个节日都满含西藏独有的风土人情。

步履轻盈不舍惊扰了这一片圣地,这里,所有的生灵都附上神秘的力量,苍茫的雄鹰凝立山巅,巍然不动、目光冷澈,转而又从珠峰上展翅,透过重重云层,那气势像是要冲破苍穹、一击长空。那一双与生俱来凌厉的眼睛,敏锐的观察着雪域的万物。它是高原人们敬奉的神,从来都高傲、孤立而负有勇气;它桀骜不驯、孤身俯瞰神秘山河; 它在悬崖峭壁上让自我得到重生;它来无影去无踪、不可抗拒,用一双翅膀诠释自由的灵魂。那一声锋利的吼叫是狼,站在高原上,那神情冷静的可怕。就那么静静等,等待着时机的成熟。目光在黑夜里冒着寒光,如身经百战的将军,在寒风瑟瑟中常立它的大刀。它的利爪早已待定,那一场蓄谋已久的狩猎。

牛毛帐篷外守候着一群忠臣的卫士,那一生只追随一个主人的藏獒啊,它们吼声如雷、体魄强健如钢、英勇善战如虎。它们的职责是守护主人的羊群和财物,蹲在无边的黑夜里侧耳静听,一旦发现异常,便群雄并起狂奔追去。狂风呼啸而过,未曾动摇它们远望的目光,只是更加坚定了它们的守护,那身影在无边的黑夜里沉默着。那栖身高原极寒之地,目光如梭、飞身如箭的雪豹,箭步如飞的猫科猞猁,静谧安宁的斑头雁,衣着华丽的雪鸡,行动敏锐温顺原麝,性情沉着稳定的岩羊,外形可爱的鼠兔和土拨鼠,墨脱神秘出没的金蛇,甚至还有极为珍惜的藏羚羊。

若踏上这一生,便付了修行,那西藏的一场旅途,便像极了像一杯苦茗,入口初涩惊扰味蕾,转而便闯入淡淡的馨香,让人不舍吞咽,。那么这一程,是来人种下的前因,还是后人留下的果报?让这里如斯神圣安宁。嘉措活佛活佛说:“如果你没有特别的信仰,就把旅行当做信仰,那么这一生,你都走在朝圣路上,如果你没有修行的习惯,就把行走当做是修行,那么这一生,你都走在修行路上”

于是我们启程,寻找,成了行走的主题,而行走却从来不是为了记起,只是为了忘记。忘记生活给予的磨难;忘记一路走来的艰难;忘记曾经所受的伤。

 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