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儿,你未长大,我不能老去

昨天的“每日心语”写了一段关于当我老了的话题,其实我本不惧老,因为那是自然规律,没有人可以长生不老的。现在我之所以害怕老去,是因为我还有一个呀呀学语的宝贝女儿,二十年以后,我已近古稀,她刚刚含

爱的时间的爱——林夕

阳光渐渐慵懒,散成几团,像拆开的毛线团,温吞地拆开几条毛绒绒的线。云儿细沙般流过,鱼儿一样,那是漂流的时光,携带着阳光的金子潜逃。静静看着,不知从哪里刮起了风,迎面吹来,好像书说话的声音。静静吹来

爱的时间的爱——梦上

(——稻草人,一个稻草人,一个,捧着回忆,一个只听只听飒飒的风声一遍又一遍,把记忆吹得清晰。一个名叫左耳东的地方,我们曾客居此地。每每相逢时一定喝酒畅谈,直到看见摇晃的明月,然后随酒一起倒入口

落了一夜的诗句

落了一夜的诗句文/芙蓉山人/下了一夜的雨,落了一夜的诗句。你听,阶前的叮咚,弹奏着虫叫和蛙鸣。你看,芭蕉的碧绿,染翠了青山和绿水。那定是唐诗宋词的魔力,让每一枚文字都饱蘸着相思,